“黑非洲没有文明。”这一论断似乎并没有错。虽然有人会拿出埃及作为反驳,但埃及离欧亚大陆很近,似乎更应该被归入“地中海文化圈”的范畴。直到今天,许多人都会自然地认为,文明的足迹理应止于撒哈拉沙漠:毕竟,今天当地是如此贫穷,过去理应同样如此。

游民星空
《文明6》新DLC的马里势力领袖:曼萨·穆萨——他真的很有钱

没有文明的大陆?

  这种态度实际源自欧洲,并延续了几个世纪。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写道:“非洲是一块没有历史的大陆,它既没有变化也没有发展。”英国思想家大卫·休谟也断言:“非洲黑人没有什么独创性的产品,他们没有艺术也没有科学。”

  然而,如果把历史向前追溯,我们会发现欧洲人的态度并没有后来那样轻蔑。在希腊罗马时代的著作中,非洲被视为盛产黄金和勇士的神秘土地。在大航海时代,虽然被视为“异教徒”,但“非洲人”这个词并没有太多贬义。

  直到18世纪,这种观念才逐渐被歧视取代,此时,非洲与世界的距离已被彻底拉开。其原因既有殖民者的大肆掠夺,也与自然环境的局限——和温带地区不同,非洲人除了要面对喜怒无常的天气、阴暗潮湿的雨林,还有无孔不入的寄生虫和封闭的地理环境,这些结合在一起,给文明的发展带来了巨大阻碍。不过,即便有种种艰难险阻,一些居民仍顽强地建立了王国和城市,《文明6》“风云变幻”DLC中新增的势力——马里就是其中之一。

游民星空
“风云变幻”DLC将在2月14日发售,关于马里势力,预告片的介绍很有趣也很现实:“金钱也许买不来幸福,但可以买来胜利”

  按照考古发现,在公元前800年左右,西非便出现了农耕文化,而在前300年左右,当地人学会了金属冶炼,利用这项技术,他们制造出了耐用的武器和农具。

  公元1世纪前后,尼日尔河周边出现了一连串村庄,在某些得天独厚的地区,一部分居民逐渐从农业中抽身,转而成为工匠、商人、贵族和祭司——这种分工最终孕育出了城邦,从城邦中又诞生了文明。

游民星空
尼日尔河三角洲,这里也是西非文明的源头

  不过,最早记录西非文明的并不是书写下来的历史,而是散布在今天马里平原上的一座座古墓,这些墓葬最早起源于公元500年,并一直持续到公元900年左右。墓内不仅埋葬者酋长们的尸体,还有大量的铜、铁和黄金,以及殉葬的奴隶。这种铺张的做法可以表明,由于控制着与外界的贸易,城邦的财富逐渐增长,统治者的势力也愈发强大。

游民星空
非洲早期文明雕塑的陶人

  在稀树高草的热带原野上,这些统治者通过彼此兼并,势力变得愈发强盛,由此崛起了数个横行霸道的庞大帝国,而曼萨·穆萨所在马里帝国就是其中之一。在西非的传说和民歌中,至今还记录着当年财富和辉煌:国王在闪闪发过的宫廷临朝听政,他们的疆域从沙漠一直延伸到雨林地带。

  外国使节的记录也反映了同样的情况:无论是商品,还是生活和安全,非洲帝国为客人提供的生活标准足以赶得上中世纪的任何一个欧洲国家。到1500年之前,黄金、象牙和奴隶通过沙漠商队源源不断向外出口,成为影响全球的重要商品,同时,这些帝国也变得愈发富裕和繁荣。

  但需要指出的是,在西非,最早出现的帝国并不是马里,而是加纳。在阿拉伯历史学家的著作中,它也被称为“黄金之国”,这一名称后来也被马里继承。这些帝国本身不是黄金产地,真正为他们带来财富的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它们北面是通向地中海的商道,南面靠近雨林的地方是黄金产区,这些帝国向南北派出了大量商队,并起到了商路中间人的角色。

游民星空
加纳帝国的版图

  在《文明6》的新DLC中,马里势力的特色单位——萨利赫商人就是从当时的商队演化而来,它们一直活跃到19世纪。一位阿拉伯旅行家写道:“他们穿行在大海一般的沙漠中,用岩石和星辰确定方位,他们要带上6个月的补给,用黄金换取食盐。”

  但很快,加纳帝国的财富便遭来了觊觎,尤其是在北方的邻居——柏柏尔人。以“圣战”的名义,柏柏尔人像潮水般涌向了加纳。为逃避战乱,许多加纳人向南移民,期间,他们开辟了新的商道,并建立了新城邦。其中一个城邦后来愈发富强——它就是在《文明6》DLC中登场的马里。

繁盛之地

  按照传说,马里的奠基者是一位叫松迪亚塔的人,他是“水牛和雄狮之子”,他幼年时不会走路,但在成年后却显示出无与伦比的勇气和智慧。在史诗中,松迪亚塔被称作“拥有众多名号之人”,“曾让100名国王臣服”,连“邪恶的巫术都无法将其击败”。

游民星空
《文明6》玩家制作的mod中的松迪亚塔,他也是马里帝国的开创者

  不管传说中的事迹是否真实,有一点可以确定,在商业和军事力量的作用下,马里帝国愈发庞大。在松迪亚塔死后100多年,他们已经占领了从沙漠到雨林的广阔土地。由于商业霸主的地位,全世界的财富都在这里汇集和转运:除了金、银、象牙和盐等支柱商品之外,当地还有中东的骏马和香水,中国和印度的丝绸和香料,以及欧洲生产的玻璃制品。体积较小、色泽光亮的贝壳是马里人特别喜欢使用的小型货币,它们从印度洋上马尔代夫群岛不远万里运来。

游民星空
被穿成串的贝壳,这是马里帝国当时的通用货币,它们来自印度洋上的马尔代夫

  曼萨·穆萨就出生在这样一片土地上。作为马里最著名的国王,他的一生做的事情可以归结为一点:向世界展示了自己是多么虔诚和富有。在马里的历史上,曼萨·穆萨并不是唯一进行过朝圣的君主,但只有他在朝圣中震惊了世界。

  虽然曼萨·穆萨的父辈们都是虔诚的穆斯林,但在处理与其他宗教的关系时,他们总是异常谨慎,不愿意将信仰上升为国家政策。但强势的曼萨·穆萨是个例外。即位后的第一年,他便将伊斯兰教宣布为国教,并在境内大力推动它的传播。对中世纪非洲来说,伊斯兰教不仅仅意味着一种更先进的文化,同时,它还充当了一张财富的通行证:在北非和中东很多地区,只有穆斯林的商队才能在当地合法交易。

  信仰为马里帝国开辟了财源,他们源源不断地向北输出奴隶、象牙、木材和黄金,而北非的学者和教士则跟随商队南下,为帝国带来了建筑技术、诗歌和书籍。

游民星空
“风云变幻”DLC并不是曼萨·穆萨第一次在《文明》系列中登场,这是他在《文明4》中的形象

  从松迪亚塔的时代之后,马里逐渐从一个地区王国发展成了一个多民族帝国,但有趣的是,尽管对伊斯兰教无比热情,但曼萨·穆萨并没有强迫臣民皈依。不仅如此,曼萨·穆萨还认定,正是“异教徒”为帝国带来了数不清的黄金。

  在曼萨·穆萨统治期间,马里最富饶的金矿都处在“异教徒”的控制下,自然,他们的进贡也关系到了国家的命脉。之前,曼萨·穆萨曾试图征服这些地区,但他惊讶地发现,在皈依伊斯兰教之后,当地的黄金产量就会急剧减少,而在临近的地区,各种贵金属却会如同魔法一般凭空涌现。

  今天的历史学家们容易解释这种现象:撤离产金地区之前,当地部落带走了还带走了最宝贵的人才,比如懂得勘探矿脉的巫师和采金工人——这让大军实际扑了个空。但曼萨·穆萨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仅如此,他还从中产生了一种错觉:只有在当地居民信仰异教时,黄金才会在这片土地上出现。

游民星空
今天非洲的淘金者,他们的工作方式和700年前几乎没有区别

  这种想法,最终让曼萨·穆萨被迫与周边部落休战,只要后者定期进贡,他便不再派出大军。即便如此,由于垄断着贸易路线,曼萨·穆萨依旧可以高枕无忧地聚拢财富。按照历史学家的估计,在进行朝圣之前,他手头已经聚拢了数千吨的黄金,这还不包括大量的贵重物品,比如象牙、丝绸和奴隶。这些财富在今天相当于数万亿美元,足以令全世界最富有的人汗颜。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资讯请关注:文明6专区

作者:最后的防线     责任编辑:最后的防线
分享到:

APP精彩推荐

相关内容

热门手游+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