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给贝利亚同志的信

  苏联的球型坦克设计出现于何时?答案可以追溯到1941年夏末。这个时间点无疑非常微妙,因为苏军刚刚在不久前经历了战争中最惨重的失败,仅在基辅战役中,他们的总损失就突破了65万之巨。也正是在当时,斯大林的副手——拉夫连季·贝利亚——收到了一封有趣的信。信中这样写道:

  “土库曼斯坦科学院的四名科学家请求我向斯大林同志汇报:他们正在设计一种新式坦克,今天,我和中央委员会的第一秘书福明(Fomin)视察了它的木质模型,看起来就像一个球。按照介绍,该模型具备很好的跨越障碍能力,而且具有高速。成员的水平视野也很理想。

  在我们看来,这一想法值得重视。

  希望获得后续批示。

土库曼斯坦人民委员会委员达维多夫斯基(Davydovsky)”

游民星空
拉夫连季·贝利亚,斯大林的副手,后来在权力斗争中被赫鲁晓夫击败,并于1953年因“叛国罪”被处决

  幸存的图纸显示,“新式坦克”的外观和《大众科学》上的图画几乎毫无区别。但这也是一个严肃的设计,无论是领衔的两位设计师——弗拉基米尔·费多西耶夫(Vladimir Fedoseev)和尼古拉·诺维科夫(Nikolai Novikov)都是有正式学术背景的工程学教授,而负责细节设计的四位技术员也拥有丰富的经验。

  正是因此,这个无名方案会展现出许多惊艳之处,另外,它的图纸也是各方案中最详尽的,同时,设计者们还考虑了降低生产成本的可能性。

  现有资料显示,工程师们甚至计划在一个铁路车辆厂生产原型车,并希望能获得国家的资金支援。怀着好意,贝利亚将图纸被转呈给了坦克工业人民委员会——这也是苏联坦克生产设计的领导机关。

游民星空
土库曼斯坦科学院当年绘制的球型战车图纸

游民星空
球型战车的复原三视图,其驱动装置位于车体中部

  然而,该委员会的评估报告却给设计师们泼了一盆冷水。该报告开头便这样写道:

  “建造球形战车的想法并不新鲜,也并不是工程师们的原创,由于诸多控制、装配和稳定性缺陷,类似的建议此前都已被驳回。”

  但这些工程师并不气馁,他们在当地铁路部门的支持下继续努力,并在1943年左右制造了一个模型,这一模型安装了10毫米左右的钢板,并用机关炮作为武器,最高时速能达到10公里。

  这时,项目的资金再次亮起红灯,他们只能向莫斯科求援,相关图纸也又一次被转呈给了坦克工业人民委员会,在回复中,后者似乎显得极不耐烦:“这种进入后续开发阶段的试验车不符合现代坦克的要求,我们认为,它的开发是不合时宜的,同时,这也是不必要的资源浪费。”

游民星空
土库曼斯坦科学院球型战车方案的内部机械细节

  这一设计事实上只是当时酝酿的数十个方案之一。在费多西耶夫和费多西耶夫继续努力时,不断有类似的方案被呈交给军方和技术部门。以下就是一些有趣的设计,它们来自苏联的天南海北。

游民星空
1941年秋天,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收到了一份25页的文件,发信人是来自靠近北极圈的科米苏维埃共和国、是北方铁路局劳改营的工程师诺维科夫(Novikov)和斯米尔诺夫(Smirnov),他们在文件中陈述到:“由于采用了球形设计、而且没有履带,这部战车可以达到无人能及的速度,具有很强的火力并携带大量弹药,还具有良好的越野能力、浮力、稳定性和机动性。本战车的行程可以达到1100公里,生产也很容易。”这一说法被认为有吹嘘之嫌,本设计的提交人也没能凭此离开劳改营。本3D效果图由诺维科夫和斯米尔诺夫提交的图纸重建而来

游民星空
来自顿河畔罗斯托夫的发明家谢鲁波夫(Cherubov)更为雄心勃勃,他一口气提交了三个版本,分别称为X-1、X-2和X-3。上图展示的是X-1,其中还包括一种携带炸药与敌人同归于尽无线电遥控版本,在设计书中,谢鲁波夫没有给出这种战车的明确尺寸,只是说其直径在“3-6.5米”,相应重量在18-45吨之间,“在战场上,X-1可以做到绝对安静地移动,陆地最大行驶时速约为600公里/小时,水上速度为129公里/小时(原文如此)”,同时,该车还安装了至少6具机枪和火炮作为武器。

游民星空
X-2具有大致相同的技术特征,直径6.5米,重18.2吨,设计载重能力40吨,陆上速度估计在600公里/小时,水面速度高达80公里/小时,行驶里程为16000公里,但X-2没有安装武器,多余空间被用作货舱。

游民星空
X-3同样也没有武装,它对速度的估计更为“保守”一些:地面时速只有420千米,它使用的是ZIS-5卡车的发动机,内部可以容纳52立方米的货物。

游民星空

游民星空
莫斯科381工厂工程师施瓦列夫(Shvalev)和谢尔布克(Scherbuk)开发的“高速跳跃式两栖坦克”,乘员为两人,安装的武器不详,动力系统是一部航空发动机,至于弹跳则准备依靠安装在钢瓶中的压缩空气实现——据说,它们可以让这种数吨的战车翻越“一切壕沟和混凝土障碍”。

游民星空
1942年12月,沃特金斯克(Votkinsk)第253工厂工程师加尔佩林(Galperin)设计的“单兵战车”。他在方案说明中写道:“作战经验表明,反坦克炮、反坦克手榴弹和燃烧弹是对付坦克的有力武器,但敌军坦克拥有机动性和灵活性,上述反坦克武器和它们的使用者却不然。实施攻击时,士兵们经常置身于危险中,同时,这些工作还需要挖掘堑壕、构建伪装、并派遣更多的士兵担任掩护——这都需要额外的时间,而且将让我军陷入被动。为此,我设计了这种单兵战车。”

游民星空
上图展示了加尔佩林“单兵战车”的使用思路,这种战车安装了三种武器、反坦克炮、机枪和反坦克火焰喷射器,在战场上,它们将利用超过100公里的时速绕到敌军坦克后方,用上述武器从后面实施攻击。

游民星空
加尔佩林“单兵战车”还有一种安装25毫米锥膛反坦克炮的型号,这种火炮可以在100米外击穿73毫米的垂直装甲。

游民星空
1942年,工程师米科夫(Mikov)设计的“球型战车”,他宣称其时速可以达到250-300公里,动力系统包括两部分,其中一部分驱动球体中央的大型钢铁车轮,另一部分带动后部的传统履带,武器为车体侧面的两门火炮。

游民星空
楚索维廷(Chusovitin)是苏联远东地区的一名设计师,据说,他在1941年6月战争爆发后便向上级建议过建造球型坦克,甚至直到1942年、调往一家飞机引擎制造厂担任实验中心工程师时都没有放弃努力,这是他绘制的蓝图之一,他后来向上级提交的设计文件都被驳回,连专利申请都没能获得通过。

  在各种球型坦克的方案中,有的尺寸相当巨大,并准备安装重型火炮,显然设计师们是把它当成了“决战兵器”,并试图让它们滚向柏林。其中之一是来自劳改犯穆克鲁索夫(Mokrousov),按照在提案附带自传中的描述,他曾在哈尔科夫“红星”工厂“担任首席工程师”,后来因为在采购时收受贿赂而被判刑。

  入狱期间,穆克鲁索夫自称开发了一种“能放大100万倍的电子显微镜”,这种显微镜“可以造福整个人类”。同时,他还设计了这种重达500吨球形的“反坦克坦克”,这种武器“可以扭转战局”,在信文的最后,他写道:“我充满了对祖国的热情,随时愿意为击败侵略十月革命故乡的敌人奉献自己。”

游民星空
穆克鲁索夫“反坦克坦克”设计于1941年秋天,其直径为10米,最高速度可以达到90公里,引擎为2000马力,战斗重量为500吨;最大装甲厚度可以达到250毫米。按照穆克鲁索夫的说法,它可以有效摧毁敌方的重型坦克、战略要地,并配合大军突破敌军防线,为此,该坦克将安装4门火炮,其中两门超过155毫米口径,另外还配备了8挺双管中口径机枪和2挺防空机枪。

  值得注意的是,穆克鲁索夫的生平经历很可能是编造的,他的设计也注定不可能实现,这一切的举动都有很强的功利目的,这就是让自己获得减刑。无独有偶,另一个类似的超级球型战车设计也出自一个几乎怀着同样心理的人。这个人就是生活在车里雅宾斯克地区一所国营农场中的米哈伊尔·泽列宁(Mikhail Zelenin)。这位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业余发明家希望以此吸引上级的注意,并拖延被征召入伍的时间,以下图纸就出自他提交的设计。

游民星空
泽列宁设计的球形坦克直径10米,据称最高速度能超过150公里/小时,全部武器包括24门火炮,其中有6门重炮和18门中口径炮。另外,该车辆还安装了8门迫击炮、4门高射炮以及8挺机枪。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图纸非常简陋,这表明它可能是被征召参军前匆忙绘制的作品。

  除了上述设计之外,还有一些另类的“球型坦克”方案,它们的外观很像压路机的滚筒,有的甚至由2-4个类似的结构组合而成,重量达到了上百吨——如果建造出来,它们将成为不折不扣的陆上堡垒。其中一些的尺寸和规模是如此夸张,以至于工程师们相信,这种坦克根本不需要安装武器,只要依靠自身的重量,它们就可以摧毁一切敌军。

游民星空
本图展示了1941年秋天,由居住在卡卢加(Kaluga)的两位工程师:里亚施钦柯(Lyashchenko)和巴拉耶夫(Balaev)设计的滚轮坦克。其中这样写道:“战场经验表明,现代坦克最脆弱的部分是履带。这导致坦克不仅会被各种火炮击毁,甚至一捆手榴弹就会让它瘫痪,类似的缺陷还存在于油箱,它很容易被燃烧瓶点燃……”于是,他们设计了这种球型坦克,“其中抛弃了履带设计,并将油箱、发动机、火炮、高射炮、机关枪和火焰喷射器安置在了厚重装甲保护的圆桶内。另外,它也可以扮演车头的角色,在进行纵深突破时,一部分这种坦克可以拆掉武器和动力系统,并装进大量士兵或给养、被同类坦克牵引前进。”这样,它们就可以像移动的堡垒一样,成为插入敌军后方的钢钉。

游民星空
位于北高加索地区别斯兰市(Beslan)工程师萨夫琴科(Savchenko)设计的作品甚至被直接呈交给了斯大林。其中写道:“前线经验和各种见闻让我得出结论,现代坦克,无论它属于什么类型,都是一台相当脆弱的机器! ”为此,他设计了这种由四个滚轮组合而成的坦克,这种坦克的每个滚轮直径为4.5米,宽度为8米,上方安装有炮塔,侧面安装有机枪。

游民星空
李森科(Lutsenko)是苏联境内中亚地区的一名工程师,他的设计重量将超过数千吨,本质是两个压路机的滚筒,李森科相信,仅仅凭借自身的重量,它就足以压毁所有德国坦克,因此,该设计没有安装任何武器。

  以上只是当年的冰山一角,按照不完全统计,类似的球型坦克设计总数超过了70个。同时,我们可以想象职业设计师们看到上述创意时的表情,也正是因此,在1944年后,苏联的军事工业部门内部已经暗中形成共识,这就是将涉及“球型坦克”和“永动机”等设计的文书,归入不予理会的一类。随着战争接近尾声,苏联人对“秘密武器”的兴趣已经不像当初那样狂热:事实上,采用传统设计、但无比可靠的T-34坦克几乎已经帮他们打赢了战争——既然如此,他们又为何要将资源投入到业余发明家的狂想上?正是因此,“球型坦克”在1944年后销声匿迹。

结语

  不过,这是否意味着,“球型战车”就是一出科学闹剧呢?过去100年中,情况似乎如此,它们不过是一厢情愿的产物,在和平和军事领域的价值都非常有限。然而,将它们遗忘明显为时过早。在60年前,飞翼式战机曾被认为走进了发展的死胡同,但现在采用飞翼式设计的B-2轰炸机和各种无人机却翱翔在战场上。50年前,人们认为智能手机和互联网是无稽之谈,但现在每个人都在从这些发明中受益——也许当未来,人类的足迹摆脱地心引力的束缚,前往那些被液体覆盖或是重力条件截然不同于地球的外星时,能保持浮力和抵抗强压的球形车辆将会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工具。

  事实上,在“球型战车”销声匿迹的这几十年以来,我们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在二战期间,硬面公路只存在于大城市和少数主干道上,但现在,它们在最偏远的乡村都随处可见。由于越野性能不佳始终是球型车辆的短板,这种变化无疑扫清了一些不利条件。

  另外,虽然球型车辆的颠簸和狭窄视野会恶化驾驶体验,但我们需要记住的是,球型车辆未必需要人工操作,自动驾驶和遥控技术的运用会杜绝上述问题。也正是因此,在今天,一些企业又开始重新拾起这些被遗忘的概念。

  其中最有趣的产品是GroundBot,它们是由一家瑞典科技公司在2008年开发的小型安保机器人,它在球型车体的两侧配备了两个摄像头,可以将拍摄到的目标传回监控系统内。它的直径不到半米,还有更小的版本,内部电池可以让它以10公里的时速运作8-16小时,同时,GroundBot还配备了塑胶防滑齿,让它可以很好地在泥泞和积雪中前进。

游民星空
一家瑞典公司开发的球形安保机器人:GroundBot

  另一个例子则众所周知,甚至在大城市的街头都可以见到——这就是比如赛格威(Segway)自动平衡电动滑板车——它实际上是球型车辆的近亲,至少在现在,这种有趣的车辆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意义。退一步说,即使球型战车是科技发展史上的闹剧,情况又如何呢?至少它带给了我们无限的欢乐,想象一下它们在流行作品中给我们添加了多少印象深刻的元素:

  《星球大战》里的Tsmeu-6单轮车和BB-8机器人是如此……

游民星空

游民星空

  《坦克世界》2016年愚人节活动里的IS-360球型战车是如此……

游民星空

  《守望先锋》里的新英雄哈蒙德也是如此(它很快将在下次大更新中出现)……

游民星空

  在创意领域,没有真正的“不可能”,随着时间流逝,荒诞的创意也有可能呈现出惊人的魅力。

专栏征稿——点击参与!

相关资讯请关注:坦克世界专区

作者:最后的防线     责任编辑:最后的防线
分享到:

APP精彩推荐

相关内容

热门手游+更多